绘画吧-画画

《菩萨蛮·绿芜墙绕青苔院》_陈克

《菩萨蛮·绿芜墙绕青苔院》_陈克

陈克 141 0

菩萨蛮·绿芜墙绕青苔院

[宋] 陈克

绿芜墙绕青苔院。中庭日淡芭蕉卷。蝴蝶上阶飞。烘帘自在垂。玉钩双语燕。宝甃杨花转。几处簸钱声。绿窗春睡轻。

分类标签: 宋词三百首 婉约诗

【注释】

①甃(zhòu):井壁。

【评解】

这首词描绘暮春景色,表现闲适心情。上片写庭院春色。
苔深蕉卷,蝶飞帘垂。下片写“绿窗梦轻”,因而听到玉钩燕语,几处簸钱。全词
寓情于景,温婉柔媚,清新倩丽。

【集评】

陈振孙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卷二十一:子高词格调高丽,晏、周之流亚也。
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:子高不甚有重名,然格韵绝高,昔人谓“晏、周之流亚”。
晏氏父子俱非其敌,以方美成,则又拟于不伦;其温、韦高弟乎?比温则薄,比韦则悍,
故当出入二氏之门。
薛砺若《宋词通论》:虽列在《花间》及《珠玉集》中,亦为最上之作。其学古之
精醇,可称独步。
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词写暮春景色,极见承平气象。起两句,写小庭苔深蕉
卷。“蝴蝶”两句,写帘垂蝶飞,皆从帘内看出。下片记所闻,燕声、簸钱声,皆从绿
窗睡轻听得。通首写景,而人之闲适自如,即寓景中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此词通篇写景,而人物的内心活动即妙合于景物描绘中,词中所写庭院的幽静自然,与词人的闲适心情两相融合,韵味颇为隽永。
词之开篇用白居易《陵园妾》成句。“墙绕院”,给人以封闭深幽之感,而墙上爬满“绿芜 ”,院里不少“ 青苔 ”,则幽静之感更重。“青苔院”对“绿芜墙”,造语亦工。“中庭”已有日光,可见时辰已不早了,至少是近午了,暗示后文“春睡”之恬熟。“淡”字用得很精细,春寒尚未全然退尽,犹卷的芭蕉,其芳心尚未被东风吹展,也含有一种朦胧的睡态,不无比喻之意。此处只写芭蕉不写花,非无花可写,只是作者用笔具虚实相间之妙,花开金由下句之“蝴蝶”带出,蝴蝶居然能上阶飞,也可见庭中、廊上亦无人了。“烘帘自在垂”即以帘儿未卷暗示主人犹眠。“烘帘”指晴日烘照的帘幕,一说为熏香时垂下的防止透风的特制帘幕。写其“自在垂”,“以见其不闻不见之无穷也”(《谭评词辨 》)。“自在”二字写出作者的主观感受 。这时,并非全无动静:玉钩之上 ,语燕双双,宝秋之上,杨花点点,杨花落地无声,燕语呢喃,更添小院幽静。“转”字深得庭中飞花之趣。
结拍“几处簸钱声 ,绿窗春睡轻 ,”独出新语,倍增其境的佳妙。关于“簸钱声”有两说,一曰风吹榆钱的沙沙声,一曰古代游戏的簸钱之声。二说之中,以后说为近似。几处少女在作簸钱之戏,发出轻微声响,不断传入耳鼓,与绿窗春睡互相映照,最见情趣。
末句从晏几道《 更漏子 》“绿窗春睡浓 ”翻出,然“睡”下着一“轻”字,尤为妙思入神。《白雨斋词话》云 :“陈子高词温雅闲丽,暗会温、韦之旨 。”本词的特点,即在一个“闲”字。全词着眼于“闲适”而又意在言外,使人心领神会,悠然自得。


北京时间